空许

走近科学之审美与忘羡粉粉籍无法并存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天哪,她点的是什么,昨天的账本吗?

傅小鱼:

鉴于最近有一位可人儿总在背后悄悄摸摸diss我的文笔烂,本人决定做一期节目,即对比我的产出(部分节录)与这位可人儿 @希流 所点的喜欢里的文章。


另外,原本这期节目本人想做的是我的产出节录与她的产出节录的对比,鉴于这位可人儿似乎并没有自己的产出,只好从她所点的喜欢里管窥她的审美了。


首先看这位可人儿的言论↓



接下来,我们再看看这位可人儿的喜欢里点了热度的文章↓





以下是本人近八个月以来产出中部分文章的节录,至于是否文笔很烂,诸位可以说句公道话。



    魏婴垂下头,耳边尽是那日银铃的轰鸣之声——他早已是妖魔邪祟了,自不该把江澄也扯进泥沼中。这茫茫俗世间,江澄自有他的锦绣前程,而他于暗夜中行路,再也不能回头。


    他少年时所有鲜衣怒马的美梦正飞快地与他背道而驰,而他向着三毒的剑尖走近一步。——《挽弓(5~6)》




    凡人都会死的,但是神不会。他的神千百年后会被新的虔信者顶礼膜拜,善男信女在他躯体枯朽的地方跪拜下来,祈求这戕害过神的人间得到庇佑。而他籍籍无名,枯骨在他的神的脚下化为尘埃。——《飞天》




    一转眼便是五六年的光景,他二人身子抽了条长得好高,也再不是那几年要江厌离背着牵着的小童了。莲花坞的藕荷会委败,幼年习字的纸亦会泛上经年的枯黄,可是霏雾融融中,他于江氏的校场上,江澄居高临下瞅他的第一眼,却鲜亮如昨见。——《祈朝夕》




    贵人贪恋地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,又很快移开了目光,一点也不敢让那个谪仙看到他的样子。我其实很想安慰贵人一句,可是直到那个谪仙走到了下一条长街,我还是什么都没有说。


     我突然想起那首我学了很久的《隰桑》,虽然最终我也没有弹给贵人听过。“心乎爱矣,遐不谓矣,中心藏之,何日忘之。”


    其实,我也是这样的。——《艺伎回忆录》



接下来,我们来看看这位多番diss我文笔的可人儿,她所点的喜欢里的文章是多么的不可企及,多么的高不可攀。出于对原作者的尊重,这里并不将标题和作者标出。



    魏无羡以为自己还在开学前一天的梦里没醒,眨巴眨巴眼睛,狠下心使劲压自己头上的包,痛到眼泪都出来。然后眯着眼使劲儿看蓝忘机脑袋,模模糊糊果然看见有个与自己一样的包,这时候蓝忘机正好也在看他。
    不知道是对全班还是对自己,魏无羡心不在焉间仿佛看见蓝忘机点头说了一句话。




忙碌总是让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五月过半,学生已经需要去礼堂彩排,蓝忘机每天甚至需要告假在礼堂那边待着,天气热起来冷气却还没开,常常热得一身汗,魏无羡只好拎着冷饮去看他,从后面走过去拿易拉罐碰他后颈:“辛苦啦。”



以上即使本人的产出中所表现的文笔,与这位可人儿心中认可的好文笔的对比。简单参照一下,希望大家能帮我证明,她所认可的文笔比我的高杠。

太有病了吧这种人

傅小鱼:

很抱歉为了这件事情刷了首页妹子们的屏,然而这件事情对我本人的恶意实在太大,我实在忍不住了。


……说真的,不是我亲友给我看截图我还真不知道自己这么招人恨。我记得这位姑娘从前还在我的文底下留过言的,还fo了我几次后来又取关了。我是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吗,写了几篇你们不待见的文而已,至于让你们这么恶毒地咒我?


梗不喜欢也好拆cp也好,你们不喜欢不看点x就行了,或者来我的文底下直说我写的不好我也能接受。但是这样背地里咒我被先奸后杀再焚尸,我真是不敢相信这是从萌同个cp人嘴里说出来的。


人心真是太可怕。



谁人纵我疯魔:







@朔北思韪 




OK既然你说我们喜欢隔空喊话,那我就直接圈正主了。号称不想隔空喊话在自家群里anti别人犹嫌不足还要拜托人私信去骂,我该说您怂呢还是您怂呢?有胆子对着别人人身攻击没胆子自己来和我们正面肛吗?管着一个近五十人的群,不知道什么叫做尊重别人的喜好尊重别人的写作自由,不知道什么叫做背后不可语人是非,堂而皇之地把anti别人的言论写进公告里头,您这是要管天管地管宇宙?要不要给您颁个红卫兵的旗子挥舞着大兴文字狱?让您和您的小粉丝们加速倒退进入您梦寐以求的文革时期?








不喜欢抹布梗,不喜欢QJLJ,行啊,我们尊重您,您可以不看。但是跑到别人的地盘叫嚣,这吃相未免也太难看。您自己要给自己带上思想上的贞操带也就罢了,这是您的自由,可是麻烦您也尊重一下别人不想带贞操带的自由。若是连别人的性癖都要横加干涉,那您跟精神绿教也没有任何区别了,呵。








对了,既然您这么恶毒地私下里咒骂我的亲友,那想必我在这里怎么人身攻击您您也是受的住的。我不太会骂人,那就把您的原话奉还给您吧:“衷心祝愿您晚上睡觉被抢劫犯爬窗,先奸后杀再焚尸,烧得妈都不认得。”




澄澄

喜欢江澄(比心